当前位置 : 主页 > 健康 >

贝达药业总裁离职 董事长首度发声称流水才能不腐

发布时间:2017-09-29 12:17  浏览量:

  创业伙伴离职 贝达药业董事长首度发声:流水才能不腐

  高瑜静 曹学平 李未来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8月20日,贝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贝达药业”,300558.SZ)公告称,公司董事、总裁王印祥因个人原因申请辞职,其辞去总裁职务将不会影响公司相关工作的正常进行。

  事实上,今年上半年以来,贝达药业频频爆出核心高管离职信息,引发外界关注。

  9月11日,贝达药业的董事长丁列明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对此首度公开发声,“我们一个好的科学家出去搞一个项目,我不认为是个坏事。像那些大型跨国医药集团,有些甚至让科学家带着项目出去创业,等到一定时候再收回来。这个里面涉及到创新的内生动力问题。”

  丁列明表示,人才的流动是很正常的。在公司快速的发展过程中,人员增加会非常快。现在很多公司会来挖市场、研发、销售及临床研究方面的人才,也有些人跟不上公司发展的要求被淘汰,让一些适合的人进来,也有利于公司的进一步发展,自然会产生一些人员的流动。

  据丁列明透露,贝达药业目前有900多名研发人员,今年可能会超1000名,越来越多的人才被吸引进来。

  创业伙伴离职

  公告显示,王印祥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总裁职务。其负责的相关工作已与公司副总裁兼研发中心主任王家炳博士进行了良好的交接,其辞去总裁职务将不会影响公司相关工作的正常进行。除了王印祥,胡邵京也辞去了首席化学家职务。

  时光回溯到2002年,丁列明、王印祥及张晓东一起带着实验新发现回到中国,随后创办贝达药业,从事靶向药研发生产。丁列明与王印祥是大学同学,这也让贝达药业的创始团队一度带有“现实版的《中国合伙人》”色彩。

  创业之初,丁列明担任贝达药业的董事长,王印祥兼任总裁和首席科学家,负责研发工作,张晓东则在美国帮助对接国际上的合作和项目。他们各司其职组建了贝达药业最初的研发、生产、销售等经营管理体系。

  据丁列明介绍,最初基于浙江省的政策、资金优势,将公司选址浙江杭州。后来考虑到北京的信息、人才优势,又在北京成立研发中心。

  2014年10月,贝达药业参股成立北京加思科医药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加思科”),以从事新药技术开发,培育潜在的具有市场较好前景的早期新药研发合作项目。王印祥出任加思科董事长。

  丁列明向本报记者表示,科学家离职成立一些小企业去创新,去引领,这不是坏事。这些企业有可能会做大,但是大部分到一定阶段后,它需要进入到一个大的平 台中去。前面小团队做研发没问题,但是越到后面产业化的时候,特别是到临床研究的时候,很多小企业做不了。一个临床研究需要大笔资金投入,需要产业化时, 小企业单独做也是有困难。所以会慢慢像国外的那种模式转变,前期我们遍地开发,但后面会集聚。

  “公司的发展要有自己的看家本领,要有自己的吸引力,也要有自信。”丁列明说道。

  合纵连横

  近年来,不少跨国药企关停或解散在华研发中心。

  9月7日,礼来中国确定关闭其位于上海张江高科(16.880, 0.09, 0.54%)技园区的研发中心。该研发中心先前主要进行糖尿病及其相关并发症的研究,同时还包括礼来中国肿瘤研究部门(Oncology China)和生物治疗药物研发部门(AME) 。

  继不久前GSK 宣布关闭上海张江的神经疾病研发中心后,礼来成为又一家对在华研发中心进行调整的跨国药企。公开资料显示,艾伯维2015年关闭了在华肾病研发中心;今年早些时候,诺华解散了中国生物研发部门。

  对于跨国药企调整在华研发中心,丁列明认为,跨国药企早先主要通过研发来开拓中国市场,帮助产品在中国市场销售。但相对于单薄的研发产出,在华兴建研发中心的投入成本不断上涨。再加上中国大举鼓励本土创新,医药监管政策的收紧,跨国药企也要重新调整状态。

  事实上,就在跨国药企对于在华研发中心的调整动作不断时,贝达药业正在借助资本的力量,在医药研发项目上频频“合纵连横”。

  近日,贝达药业与美国生物制药企业Tyrogenex签约成立合资公司医科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Equinox Sciences LLC),共同开发Vorolanib化合物肿瘤适应症中国区域外的全球权利。

  此前,贝达药业以1000万美元的对价认购Tyrogenex公司新发行的G轮优先股,持有其7%的股份,以开发Vorolanib化合物眼科适应症中国区域外的全球权利。

  今年2月,贝达药业出价3.72亿元收购靶向药研发公司卡南吉医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77.41%股权。同时,贝达药业与杭州瑞普基因科技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涉足基因检测、基因数据研究、临床诊疗、药物临床试验和新药研发等领域。

  丁列明向本报记者表示,从事的医药研发是一个系统性工程,激发内生动力的创新机制非常重要。就像一些大的跨国药企那样,分散一些小团队进行前期的项目研 发,到后面将科研项目产业化的时候,自然会需要母公司的资金平台支持。人才的流动很正常,也是公司平台与人才双向选择的结果。

  新品尚待时日

  此前贝达药业上市初发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98%的营收来自凯美纳,且未来3年,凯美纳都将是公司主要的收入来源。今年上半年,凯美纳销量同比增长55.86%。

  然而,随着2016年5月凯美纳选首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后,凯美纳降价54%。大幅降价也让长期依靠凯美纳“打天下”的贝达药业整体业绩出现下滑。

  财报显示,2017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4.98亿元,同比下降3.94%;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7亿元,同比下降35.45%。

  贝达药业在半年报中解释称,受国家医保政策和进度影响,公司产品凯美纳降价幅度较大,而产品销售增量还在逐步体现,另外,研发投入以及折旧费用增加也造成了一定影响。

  事实上,随着凯美纳的主要竞品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在中国的专利到期,国内多家药企纷纷申请仿制吉非替尼与厄洛替尼,层出不穷的竞品无疑将会分割贝达药业凯美纳的市场。

  一品独大,抗风险能力低也渐渐成为资本市场对贝达药业的担忧所在。

  在丁列明看来,科研创新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目前贝达药业开发创新产品主要集中于肿瘤治疗领域。这涉及到健康问题,市场需求比较多。另一方面,肿瘤治 疗领域取得的突破比较多。未来肿瘤治疗会逐步走向联合治疗,不同靶点的联合以及不同疗法的联合,这样集中产品线后可以为肿瘤治疗提供综合解决方案。”

  据悉,贝达药业现有20多个国家1类及2类新药在研项目。目前有7个项目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其中Ensartinib(X-396)与克唑替尼头对头项 目、MIL60项目及X-082化合物肾癌项目将进入临床Ⅲ期阶段。临床试验工作正在按计划推进当中,若进展符合预期,预计第二个新药单品将于明年底开始 陆续上市。

  新药研发的跟进也体现在研发收入的加码。2017年上半年,贝达药业研发费用投入9039.02万元,约占营业收入的18.15%。相较而言,2016年上半年,研发投入为7373.57万元,在主营业务收入中占比14.22%。